Return to site

新竹尖石鄉 泰雅族部落走讀

作者:北醫牙體技術系 林哲立

 

水蜜桃 

過去尖石鄉所種植的五月桃,是使用農藥所栽種的,雖然農藥及除草劑等化學的藥劑,能有效地阻止害蟲踏入他們的土地之中,但是卻因此將一些有助於植物生長的益蟲也一起消滅掉了,而且,一般人往往認為,使用化學藥劑過後的土地,沒有用科學的方式去採樣土壤、植株,或是果實的話,是沒有辦法看出來的,但是牧師也告訴我們,那一邊曾經有施過藥劑的植株,明顯地跟其他沒有施藥的植株相比,衰老的比較快,而且出現了一片又一片的白色斑紋,濫用藥劑的人,雖然可以用他們的話語欺騙我們一般的消費者,但植物只是無奈地忍受,且用最直接的方式告訴我們,身上的斑紋就是自己被施用農藥後的結果。 

甜柿 

當天下午到的石磊甜柿園,聽了那一邊泰雅族原住民的解說,我才深刻的瞭解到,在山上的生活是多麼的不便,在台北市生活習慣了,一個鄰跟另外一個鄰之間的距離,大概就是五分鐘的走路時間而已,但是對他們而言,卻是天南地北的距離,想要到另外一個地方,不是用走的就行這麼的容易而已;而到了甜柿園,我們才明白種甜柿有這麼多的學問,包括了用的保護袋、每棵植株應該要生長多少甜柿內比較好,此外,他們也告訴我們雖然自己是想要用自然農法的方式種植甜柿,但是這一段歷程十分的辛苦,因為他們需要用很長的一段時間才能使土地恢復的原本健康的樣子,這一段時間因為沒有用強效的殺蟲劑,因此他們只能使用一些天然的賀爾蒙等方式驅蟲,即使如此,還是需要天天到田裡把害蟲抓走,因為這一群害蟲只要輕微的咬一口,這一顆甜柿就會產生黑斑,不能算是優良品了,而且,其他人的藥劑也可能因為風吹等不可抗力的緣故,飄到自己辛苦多年的田中,而要重新開始,除此之外,天氣狀況也是影響採收的一個重要因素,太多或太少的雨,都有可使自己一年的辛勞化為烏有;最後,他們在包裝時候,也是採取高品質的方式來包裝,只有外表完美無缺,才能成為高級禮盒的一員,其他只能秤斤秤兩地去賣,收入其實也只跟請大盤商來賣得差不多而已,反而需要他們從早到晚的採收、秤重,及包裝,所以,常聽到大盤商總是在剝削小農,其實在我們聽完他們的故事後,事情沒有這麼容易能輕鬆解決的。 

 

小米 

隔天到了小米媽媽的家,附近穀倉裡展示了許多的小米種類,這一些都是她們辛苦收集而來的品種,有一些雖然不記得原先的名稱,但是她們透過耆老們的記憶,漸漸地尋回了他們兒時關於小米的記憶,我們也從同學們的耳中得知,相同的小米在不同的泰雅族部落之中,也有不同的名稱,這對於他們來說,要尋回所有的小米品種,還要知道所有的名稱,真是十分的辛苦;中午時的芋泥飯,還需要我們所有人賣力地搗爛米粒及芋頭,才能在用餐時享用美味的佳餚,餐桌上也有許多特色的料理,最令我驚奇的是虎頭蜂及其蛹,雖然想要突破自己的恐懼去品嘗一口,但卻沒有辦法跨過那鴻溝;下午到山上的田裡去參訪,雖然才剛剛採收完前一期的農作物,但他們卻不能休息,需要再次準備來年的耕作,我們也在結束的時候看到了外表傑出的小黃瓜及番茄,但他們卻告訴我們,雖然看起來已經很好了,但是,為了能保持他們的品牌,每次都必須要做徹底的檢查,為每一個農產品都評比好,十分的不容易維持。